你的位置: > 云博国际 > 货币海啸已使西方经济陷入死循环

货币海啸已使西方经济陷入死循环

admin 发布于 2016-09-24 09:41

??读山村耕造《过剩:资本主义的系统性危机》

曾被聘为美国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美国国务院、财政部和商务部特约顾问的山村耕造在《过剩:资本主义的系统性危机》开篇就和盘托出他的忧虑:“今天,我们这些生活在富裕的资本主义民主国家中的许多人越来越感到担忧:我们的经济长期停滞、毫无活力;收入和财富分配的巨大差距造成越来越明显且严重的后果;生态环境持续恶化。”山村耕造认为,资本主义的普遍过剩应追溯到“20世纪80年代,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多数民众达到了消费的饱和状态”。为此,发达国家亟须新的系统性变革。

过剩,全球市场的共同症候

也许有人会问,既然上世纪80年代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便步入过剩时代,那为什么世界经济在2008年前并未出现严重危机呢?虽然1997年亚洲爆发金融危机,但这并非过剩经济的结果,更大程度上应归因于东南亚多国的货币政策漏洞。

适度的过剩有利于竞争和创新,但超越一定界限后,过剩必然成为经济增长的累赘甚至绊脚石。发达国家并非看不到这一点,但美、德、日等国几乎采取了同样的举措,即“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受那种‘小政府’、低税率、减少经济干预的理念及其理论基础??供给学派经济学,主张通过削减税收以增加投入,从而激发经济活力”。简单点说,就是实行宽松货币政策,释放更多市场流动性。

“从2008年经济危机爆发以来直至2014年底,美国、日本、英国以及欧盟其他成员国的中央银行总计向市场注入6万亿美元的流动性资金”。久而久之,通过印钞乃至加速印钞,已成发达国家无法戒除的毒瘾,“货币海啸”由此席卷全球经济。表面看,宽松货币政策可以降低企业融资压力,实际上却无益于纾解过剩现象,甚至可能误导企业进一步扩大生产,试图通过成本优势挤压对手。当政策成本成为企业竞相比拼的砝码时,竞争便已陷入融资成本比拼的死循环。

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Donald Trump)近日宣称,美国可通过印钞计划来避免违约。理论上讲,这样做当然可避免违约,但毫无节制地印钞,云博国际,必令病入膏肓的过剩经济雪上加霜。如果全球深陷大衰退,作为全球头号经济大国的美国又怎能独善其身?美国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在《世界是平的》中说过,随着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世界正在变平。这种变平的趋势也并非信息领域所独有,经济领域同样如此。随着国际经济交往日益密切,世界新贸易制度逐渐突破原始壁垒,全球经济“同船渡”现象愈加突出。尤其像过剩现象,全球并不缺生产能力,缺的是消纳产品的市场。从这层意义上讲,与其说过剩是少数几个发达国家的特色,不如说是全球市场的共同症候。

英美样本:

借助政策力量培育中等阶层

化解商品过剩,山村耕造提供了两个“成功”的案例样本:19世纪中叶的英国与19世纪90年代至20世纪30年代的美国。

最先开始工业革命的英国,到了19世纪中叶已是世上工业最发达的国家,号称“世界工厂”。1848年,英国生铁产量200万吨,1870年增至600万吨,占全世界总产量的一半。但在其光鲜外衣背后却是危机重重:贫困人口增加、经济日益低效、两极分化严重,特别财政愈加困难,如“1840年的所有公共收入中,58%用于偿还债务,25%用于国防,只有微薄的17%用于其他各方面的支出”,云博国际。这种财政困窘与1788年时的法国非常相似,当时法国经济实际上已破产,次年便爆发了大革命。

英国的变革,首要在1846年废除了《谷物法》,这“极大地改善了社会最贫穷人群的生活条件”。自19世纪30至70年代,英国相继修订或颁布了一系列法律,如限制雇佣18岁以下的童工,加强了执法者对纺织行业的督察权,要求矿业及其他类型的工厂加强安全、保障员工健康等。与此同时,英国还加大了政治改革力度,削弱了上层阶级的诸项权力。这意味中下阶层获得了过去从未获得过的多项权利。不难看出,英国的变革主要是为中下阶层“减负”和“扩权”,借助政策力量培育社会中等阶层,从而实现经济的改善与增长。

美国的变革,主要表现则浓缩于“罗斯福新政”。“罗斯福新政”向来被一些人视为“凯恩斯主义”的成功例证。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身陷大萧条的美国亟待找到一条重振经济的出路。罗斯福接手焦头烂额的胡佛入主白宫后,对金融实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掀起了公共项目建设热潮。当然,罗斯福最得人心的改革还是劳工福利。但学界至今对此仍存有较多争议。罗斯福的政治和劳工福利变革贡献毋庸置疑,争议主要集中于“罗斯福新政”是否为美国走出大萧条的决定性动力。在一些学者看来,世人因罗斯福的政治贡献而夸大了他的经济贡献,美国之所以能走出大萧条,理应“归功于”“二战”??在欧洲经济普遍遭受战争重创时,美国商品得以实现全球化倾销,这才是美国经济走出低谷之根本所在。《福布斯》杂志创始人史蒂夫?福布斯就曾出版一本《福布斯说资本主义真相》,严厉批判“罗斯福新政”促使美国摆脱大萧条的论点。

尽管争议不息,罗斯福为美国经济摆脱大萧条所作的巨大努力不应全部抹杀。看英美两国的两次系统性变革,可以发现一些共同的规律:无论政治还是经济,两国变革都采取了削弱权贵阶层的既得利益的做法,以培育更多中产阶级,缩小贫富差距。

系统性变革的超级难度

立足当前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面临的现实困境,在揭示资本主义“系统性危机”的难题时,山村耕造提出了“系统性变革”的纾难解困之道。

山村耕造“从历史看未来”,充分借鉴了英美两国的两次系统性变革,开出了他的“药方”:从政治高度着手,赋予中下阶层更多权利;从税收角度入手,加大对权贵阶层的征税幅度;从公共投资方面着手,加大公共设施建设力度……不难看出,尽管时过境迁,世界格局特别经济格局早就翻天覆地,山村耕造的这些“药方”并没有超出英美两国的历史做法。无疑,山村耕造定义下的英美历史上的两次系统性变革,无论从政治、社会还是经济等角度,均有许多值得借鉴之处。英美两次变革,实际吹响了培育中等阶层的号角。而一个国家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并非取决于少数几个高精尖的大块头企业,而是取决于是否有更多人的中等阶层走向富裕。

山村耕造还提到,历史演进到今天,发展不再单单是经济问题,还有环境问题。长久以来,人们对环境友好如何融入经济发展并没有更好的办法。人类社会几次讨论改善环境的国际会议,最后均是在雷声大雨点小之中黯然落幕。可不知出于什么考虑,山村耕造只提出了问题,却没有提及具体政策建议。

世界要发展,人类文明当是推动历史进步的唯一动力。虽然今天远较历史任何时期更发达,但相较于漫长的宇宙时空,人类还将面临漫长得难以计量的曲折道路。

着眼当下,系统性变革时不我待,云博国际。究竟该怎么变革,山村耕造亮出了他的观点,剩下来的,需要更多经济学家积极加入这场大讨论。当然,讨论到底是仅仅局限于少数几个发达国家的经济过剩危机处理,还是着眼于全球经济的系统性变革,还是个值得探讨的话题。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在英国“脱欧”令全球经济开启震动模式的当下,身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经济大局中,没有任何国家可以在变革中置身世外。

上一篇:义乌“百人计划”为改革发展添动能 下一篇:没有了